<label id="2p7u2"></label>
<delect id="2p7u2"></delect>

<delect id="2p7u2"><div id="2p7u2"><label id="2p7u2"></label></div></delect><delect id="2p7u2"><div id="2p7u2"></div></delect>
<button id="2p7u2"></button>
<delect id="2p7u2"><div id="2p7u2"></div></delect> <strike id="2p7u2"></strike>

<delect id="2p7u2"><div id="2p7u2"></div></delect>

<delect id="2p7u2"></delect>
<label id="2p7u2"><div id="2p7u2"><acronym id="2p7u2"></acronym></div></label>

<delect id="2p7u2"></delect>
<button id="2p7u2"></button>

<button id="2p7u2"><dfn id="2p7u2"></dfn></button>

<delect id="2p7u2"></delect>

<label id="2p7u2"></label>
<delect id="2p7u2"><div id="2p7u2"></div></delect>

國家級職業教育門戶 www.juhapyy.com

當前位置: 首頁 > 產業觀察 > 正文

一個護理員平均服務近10個老人 養老產業怎樣聚才留才

作者:劉茜 陳建強 通訊員 唐卿頡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日期:2021-07-13


據民政部數據,全國有200多萬老人入住養老院,但護理員只有20多萬人,一個護理員平均要服務近10個老人——

2015年,天津姑娘馬頎從浙江大學食品安全專業碩博連讀畢業后,放棄留校機會,進入天津職業大學教授老年營養與膳食課程。談起為何這樣選擇,她說:“我國老齡人口比重逐年增加,銀發經濟將是新的增長點。”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為26402萬人,占總人口的18.70%,比2010年上升5.44個百分點。龐大的老年人口給養老產業帶來“井噴式”發展機遇,與此同時,養老服務業人才短缺問題日益凸顯。

去年3月,民政部發布數據顯示,全國有200多萬老人入住在約4萬個養老院,但工作人員只有37萬人,其中真正的護理員只有20多萬人,一個護理員平均要服務近10個老人。

專業人才短缺是各養老機構面臨的普遍問題

“十三五”期間,天津市有關部門先后出臺或修訂《關于加快養老服務發展的實施意見》等49項養老服務政策,涵蓋居家養老服務補貼、養老服務評估、放開養老服務市場等方方面面,養老服務政策體系進一步完善。截至2019年年底,天津市有養老機構364家、照料中心(站)1089個、托老所16家,各類養老床位7.2萬張,養老機構內設醫療機構或與醫療機構簽約率為95.6%。

記者走訪了幾家養老機構,發現養老服務人才的短缺和流失是各養老機構面臨的普遍問題。

康寧津園是天津較大的養老機構,2015年開始運營,有1500多名老人生活在園區內。“幾乎所有養老院都缺人,留不住年輕的專業人才是長期以來困擾養老服務行業的‘頑疾’。”康寧津園人力資源部經理王亮介紹說,“資金并不是主要問題,高素質人才是影響行業健康發展的關鍵因素。以前的從業者絕大多數年齡偏高、文化程度偏低、缺乏專業技能,現在終于有了一些對口的專業,我會在學生實習期就觀察他們是否熱愛這個行業,是否踏實肯干,這才是我選聘人才的核心條件。”

劉雪菲是天津市康寧津園的管家部副經理,從事養老服務行業已有六七個年頭。在短短幾年里,她從樓棟管家做起,憑借優秀表現晉升到副經理。劉雪菲說:“這里一線服務老年人的管家部人員有111名。與我一起到這里工作的同學有十幾個,現在大都離職了。”

劉雪菲介紹,照護老人24小時都需要有人堅守崗位,每天工作12個小時是常態。工作辛苦,薪酬待遇水平怎樣呢?據了解,目前養老行業基層員工年薪普遍在四五萬元左右,顯然還不具備充足吸引力。

養老護理員向專業性發展

《天津市促進養老服務發展三年行動方案(2019—2021年)》要求逐步擴大現有養老專業在校生規模,到2021年畢業生就業率達到95%以上。

馬頎所在的天津職業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社會管理系老年服務與管理專業2010年首次招生,學生在校學習科目包括基礎護理、生活照料、老人心理照護、康復護理、老人營養與膳食、按摩與保健、中醫養生、養老機構經營與管理、老年社會工作,首批畢業生于2013年走上工作崗位。2019年,天津職業大學與天津理工大學聯合開辦老年福祉與管理專業,是全國首個養老本科專業,教師平均學歷碩士研究生以上,都是雙師型,旨在培養老年服務中高層管理人才。本科專業的加入對于完善老年教育學科體系,提高養老行業的人才儲備和素質具有重要意義。

據不完全統計,在天津職業大學設立老年相關專業后,天津中醫藥大學、天津醫學高等專科學校、天津城市職業學院、天津現代職業技術學院等學校相繼開設了老年服務與管理、老年護理、社區管理與服務等專業。

劉雪菲認為自己在大學里學過的最有用的課程是老年心理學。面對性格迥異的老人她需要有不同的應對方案。有的老人就是“老小孩”,能夠在養老院中和其他老人打成一片,擁有豐富的娛樂生活;有的老人性格孤僻,只愿跟護理員一遍遍重復他的人生經歷,這時就需要極大的耐心,傾聽老人的“輝煌事跡”。

“與醫生治病救人獲得極大的成就感不同,我們的任務更多是讓老人在離世前享受高質量的晚年。”王亮說,養老護理員會在日常照料中與老人建立情感聯系,老人們會把他們當作兒女,向他們訴說心事,關心他們的日常生活。面對生離死別,護理員往往會產生巨大的心理壓力。“老人的猝然離世會給你帶來很大沖擊。”劉雪菲說,護理人員有時需要找心理咨詢師排解壓力。而且,老年人生活閱歷豐富,普遍帶有“死亡焦慮”,心情難以捉摸,護理員時常會對老年人的要求應接不暇。

史文超是天津職業大學首批老年專業的畢業生,目前是富力頤安·天津長者照護之家的醫護中心主任。他把專業方向放在了老年人康復治療上。盡管上學時學過康復課程,但是面對不同年齡、不同病癥的老人,康復方式需要調整。問及在康復治療方面,護理師與醫生、護士的區別,史文超說:“我們為醫生的診斷提供‘大數據’。通常,老人們都有一些慢性病需要日常服藥,我們觀察記錄他們的狀況提供給醫生,便于醫生調整治療方案。”

開展職業培訓,拓展上升通道

史文超的奶奶患有阿爾茲海默癥,為了防止走丟,奶奶被反鎖在了家中。為了讓奶奶享受更高品質的生活,史文超毅然報考了老年服務與管理專業。

如今,他是同學中唯一留在養老服務業工作的男生。史文超介紹道:“我在2013年進入到養老行業實習,當時的養老機構大多擁擠狹窄,送到養老院的老人也大都生活不能自理。”如今,集成養老公寓、護養院、醫院、中央廚房、康復理療中心、文化娛樂健身等設施的綜合養老機構已成為新的發展方向,養老機構在健康服務、醫療服務、養老服務融合發展的道路上不斷探索前進。

社會觀念也是造成養老服務行業人員短缺的一個重要原因。南開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袁新介紹:“到2050年,我國80歲以上的老人數量將達到1億以上,空巢老人、獨居老人會越來越多,對養老服務的專業人才需求會越來越大。‘護士’和‘護工’一字之差,但社會聲望差距不小,而且收入也有待提高。”

國家“十四五”規劃中明確提出要“加大養老護理型人才培養力度”。只有讓養老護理員在工作中獲得職業成就感,打造合理的職業發展前景,才能為養老行業提供源源不斷的人才儲備。王亮介紹:“我們在員工入職之初就對其進行職業生涯規劃,為他們提供兩條職業發展路徑。技術崗員工可以通過考取更高的職業、技師證書,獲得薪資和福利待遇的提升。基層員工也可以通過代班參與到管理層的工作中,學習管理經驗,然后競聘取得更高的管理職位。技術崗員工和管理層員工在相同等級享有同等的待遇。”


(責任編輯:zhaoq)

友情鏈接

電子郵件: chinazyorg@chinazy.org 電話:010-62389019   京ICP備09048925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06682 聯系方式 站長統計

版權所有 中國職業技術教育網     技術支持:萬合技術 博達軟件

阿v天堂2015天堂网图片